兽人之人面兽心 第一二章

荣昌县历史解密网 2020-02-23 22:47:08

兽人之人面兽心 第一二章

她在手电筒的帮助下帮每个小兽人都简单的处理了伤口,她来到艾明这里,却沉重地注视着他许久,才伸出手把他失去光彩的宝石般的眼睛合上了。

小兽人们开始唱歌,这歌声跟之前的又不一样,之前是充满悲伤的呜咽声,现在的则是无悲无喜,好像在陪伴着逝去的魂灵远去。萧白仿佛看见了一个清秀的少年,他不苟言笑,看向萧白的眼神却很柔和,黑白短发时常掺着汗水贴在额头上。

小兽人们喜欢嬉戏打闹,他则不,他更多的是把心思放在看家上,领地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他总是第一个发现,他的视线和注意力从未离开过独自在外面活动的萧白。少年看了她一眼,眼里充满哀伤与不舍,才头也不回的离去了,直到消失在夜色中。

萧白又回到了山洞里,阿比尽职的在烧火,草原的夜晚很冷,小羚羊也趴在火堆旁,凑着温暖的火苗,一双眼睛快要合上了。听见萧白进来了,她又抬起脑袋朝她看过来。萧白过来抚摸了她的小脑袋,她这才又闭上了眼睛,看来是睡着了。

萧白又看看阿比,阿比也看着她,按照人类的标准,如果小羚羊看起来只有两三岁,阿比就是四五岁,她自己充其量只有十一二岁,那么塔鲁绝对不超过十六七岁,按照兽人的早熟情况,塔鲁的年纪可能更小。

萧白也摸了摸阿比,然后又回到了塔鲁身旁,现在虽然能视物,但她想在光线充足的情况下给他拆线。塔鲁已经睡着了,可能是伤势又重了一分,他的身上滚烫无比,终于是发烧了。

白天艾明找来的草药还在,萧白拿了一点塞进塔鲁的嘴里。许是发烧了吃草的本能还在,塔鲁费力的嚼了几下咽了下去,萧白又塞了几根在他嘴里,这回他似乎没力气了,萧白耐心的看着他,过了好一会儿,塔鲁才又动起嘴来。

萧白静静的坐在地上,现在已经是深夜,她没有一点睡意,山洞里还躺着五只昏迷的成年花豹,麻醉效果大概还需要半个小时就过去了,她手里又拽上了麻醉枪。她本来是想杀了他们的,留着五只成年的豹族兽人在窝里是多么凶险,更别提小兽人们个个挂彩,别说五个,就是来一个,就能把这个团体全灭。

但是从她知道豹子们给小兽人们留下了生机,并没有下死手的时候,她就决定也饶他们一命。时间过的很快,终于一只豹子清醒了,他动了动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,有点茫然的转过了头,当看到一旁的萧白拿着麻醉枪指着他的时候,之前的记忆和清醒的脑袋就马上回来了。

他一个激灵,他永远忘不了萧白手里的石头,对着他砰的一声他就好像失去了力气一样,马上就不受控制的睡过去了,他以为他的命就交代在这里了,不曾想过还有睁开眼的时候。

衡水治疗牛皮癣方法
月经延长后期有异味
佝偻病患儿出现枕秃
友情链接